查看产业体系千亿棋牌qy711官方版下载 >

供给质量、生产效率、清洁高效利用水平迈上新台阶 煤炭业结构更优底色更绿

2022-05-23 来源:《人民日报》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富煤贫油少气是我国国情,要夯实国内能源生产基础,保障煤炭供应安全,统筹抓好煤炭清洁低碳发展、多元化利用、综合储运这篇大文章,加快绿色低碳技术攻关,持续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1小时,煤炭行业发生着什么?

  百米深井,一台滚筒直径达3.5米的采煤机开采2500吨煤炭;繁忙港口,一台四翻式翻车机卸载100节火车皮;工业园区,两台660兆瓦燃煤机组生产电能132万千瓦时,满足6600户家庭1个月的用电需求……煤炭保障着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用能需求。2021年,我国原煤产量达41.3亿吨,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煤炭仍是我国的主体能源。

  党的十八大以来,煤炭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煤炭企业如何实现绿色转型?我们一起了解一下。

  化解过剩产能,煤炭开发布局和产业结构持续优化

  “一铲下来就能装满一节火车皮!”国家能源准能黑岱沟矿,司机王耀国操纵着6层楼高、自重1200吨的“巨无霸”电铲车作业。这里是我国年产煤量最大的露天矿,井田面积相当于7000个标准足球场、最深作业面距离地面60多层楼高。

  如今,这样的千万吨级煤矿在我国有72处,产能达11.24亿吨/年。

  近年来,煤炭供给体系质量显著提升,大型现代化煤矿成为煤炭生产主体。截至2021年底,年产120万吨以上大型煤矿产量占全国的85%左右,年产30万吨以下小型煤矿产能占比下降至2%左右。

  这样的产业格局和几年之前明显不同。2012年下半年到2016年,受经济增速放缓、能源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煤炭行业遭遇了“寒冬”。一时间,全国综合煤价由最高点800元/吨下降到最低点330元/吨,全行业九成以上企业亏损。

  关键时刻,转机到来: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从2016年起,用3至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并提出相应配套支持政策。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去产能,让煤炭行业逐步走出困境。

  该减的减,落后产能加快淘汰。“十三五”时期,我国退出落后煤炭产能超过10亿吨,煤矿数量由2012年的1.3万多处减少至2021年的4500处以内。

  该增的增,优质产能有序释放。煤炭生产中心加快向资源禀赋好、开采条件好的地区集中。2021年,晋陕蒙新四省份原煤产量33亿吨,占全国总产量的79.9%。“2015年煤炭板块亏损了30亿元,当时下定决心要‘壮士断腕’。原计划3年关闭的18处矿井,一年内关闭到位。同时置换优质产能,目前优质煤炭产能已达95%。”陕煤副总经理王世斌说。

  从粗放式发展转向大型化集约化发展,煤炭行业形势企稳向好——全行业利润总额由2015年低谷时的约40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2223亿元,去年煤炭市场供需两旺,行业企业利润超过7000亿元。

  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生产效率稳步提高

  黑岱沟矿上,布孔工袁文华将北斗定位提供的坐标点录入系统,形成孔位分布图传给下一环节,为下一次的采区投掷爆破做准备。

  “2016年以前,用的是‘人拉绳、步丈量、石头标记’的土方法,容易造成孔位偏差、岩层爆破不均匀。”黑岱沟矿爆破技术组组长陈需介绍,借助北斗定位和智能布孔系统,布孔精度可由20厘米以内提升到5厘米以内,500个孔的布孔时间从一天缩短至两三个小时。

  近年来,推进煤炭智能化开采、提升煤机装备制造水平,成为不少煤企转型升级、提升生产效率的主攻方向。不仅是露天煤矿,智能化技术还“深入”到了百米井下。

  在晋能控股煤业同忻矿,机电队长杨继彪一键启动控制按钮,采煤机、液压支架、运输机等设备陆续开工、高效协作。“以前液压支架需要人工操作,采煤机往前走,支架工就得跟着跑。一个工作面140多个支架,至少得配四五个人。操作手柄也费劲,工人手上经常起茧子。”杨继彪介绍,现在煤矿借助智能化综采系统,仅需1人便可操作所有的液压支架。

  截至2021年底,大型煤炭企业采煤机械化程度提高至98.95%,比2012年提高约17个百分点,全国已建成智能化采掘工作面813个。

  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也让煤矿生产效率稳步提高、安全生产形势明显好转——大型煤企原煤生产人员效率由2012年的6.437吨/工提升至8.786吨/工;全国煤矿平均百万吨死亡率由2012年的0.374降至2021年的0.044。

  走绿色低碳发展道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取得新进展

  煤炭产业转型升级,要走绿色低碳发展的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煤炭行业持续推进清洁高效利用,其中燃煤发电和现代煤化工的表现尤为亮眼。

  ——煤电机组节能降耗改造持续推进。

  在我国,作为电力供应的主力能源,煤电以占比不到五成的装机,生产了约六成的电量,支撑了超过七成的高峰负荷需求。“我国燃煤发电耗煤量占煤炭消费总量的53%左右,推进煤电机组节能降耗,是推进煤炭清洁绿色利用、改善大气环境的有效手段。”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介绍。

  在国家能源江苏泰州电厂,绿树青草相映,两台1000兆瓦二次再热燃煤发电机组稳定运转。“这两台机组的供电煤耗为263.44克/千瓦时,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烟尘、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强度也优于天然气电厂的排放限值。”泰州电厂董事长刁保圣介绍。

  截至2020年底,我国约9.5亿千瓦的煤电机组达到超低排放水平,节能改造规模超过8亿千瓦,火电厂平均供电煤耗降至305.8克标煤/千瓦时。据测算,由于供电能耗降低,2020年火电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10年减少了3.7亿吨。

  ——现代煤化工向高端化、多元化、低碳化方向发展。

  在山东能源鲁南化工,过去销路犯愁的高硫煤,摇身一变成为高端新材料聚甲醛,价格翻了好几番。“聚甲醛强度高、耐疲劳,可用于仪表齿轮、机械阀门、汽车安全卡扣等生产中。”鲁化公司副总工程师鲁宜武介绍,如今产品销路很不错,“身价”可达每吨2.2万元。

  “煤炭作为原料,不仅可以固碳,而且能够提供丰富的油品和化工品,有助于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张宏表示。2021年,我国煤制油、煤(甲醇)制烯烃、煤制气、煤(合成气)制乙二醇产能分别达到931万吨/年、1672万吨/年、61.25亿立方米/年、675万吨/年。

  面对机遇与挑战,煤炭行业需落实好能源保供和绿色转型双重任务

  今年一季度,我国优质煤炭产能稳步释放,规模以上企业原煤产量同比增长10.3%,煤炭生产总体保持高位。张宏预计,今年煤炭市场供需有望保持基本平衡态势,而从长远来看,要实现“双碳”目标,降低煤炭消费总量及消费过程中的碳排放强度是必然趋势,这给煤炭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一方面,发挥煤炭的主体能源作用,行业仍有机遇。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判断,2030年以前,我国煤炭消费将进入总量峰值平台期,并转入总量回落的历史变革期。预计“十四五”时期,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将持续下降,煤炭消费量将在40亿吨至42亿吨之间,煤炭市场总量、需求结构基本稳定。

  在做优做强煤炭主业的基础上,一些煤企也在探索布局新能源等新兴产业。4月中旬,山东能源投资建设的渤中海上风电项目开工,这是山东省首个平价海上风电项目,每年可提供清洁电能近17亿千瓦时。“煤矿拥有的采煤沉陷区等闲置土地能为发展风电光伏提供土地资源。下一步,我们将把新能源发展作为战略优先方向,协同发展煤炭、风电、光电、制氢和储能等产业。”山东能源董事长李伟介绍。

  另一方面,生态环保的压力、保障供给的任务也需要重视。

  “当前,我国14个大型煤炭基地中,有9个分布在黄河流域,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对煤炭资源开发提出了更高要求。”王世斌建议,有关部门应尽早建立统一的环保标准,“这样一来,企业可以有针对性地购置装备,避免因环保不达标问题影响生产。”

  对煤炭业来说,转型升级仍在路上。张宏认为,下一步,煤炭行业和企业要积极承担能源保供和绿色转型的双重任务,兜住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保障的底线,促进煤炭清洁高效低碳利用和固碳循环,努力推动煤炭逐步由基础能源向保障能源、支撑能源转变,为推动能源革命、建设能源强国、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