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产业体系官方网站 >

能源国企如何改革破局重塑辉煌 ——专访河南能源董事长梁铁山

2022-11-04 来源:新华财经

  10月31日,《新华财经》“高端访谈”栏目刊发对公司董事长梁铁山的专访文章《能源国企如何改革破局重塑辉煌》。现予以转发,以供学习。

  今年前三个季度,河南能源上缴税费121.29亿元,创下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实现利润总额45.12亿元,同比增加21.76亿元,经济效益创十年来最好水平。

  作为河南省最大的工业企业,从濒临破产到重塑辉煌,河南能源如何紧抓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窗口期和机遇期,走出破局之路?能源国企如何持续深化改革,为未来发展蓄势储能?河南能源董事长梁铁山就此接受了记者专访。

  脱困:紧抓三个重塑精准定位“一盘棋”

  2020年下半年,受周期性、体制性、行为性因素叠加影响,河南能源核心子公司永煤控股发生债券违约事件,冲击河南金融环境乃至全国资本市场。河南能源自身发展也陷入困境,面临破产危局。

  这一年恰逢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起始之年,梁铁山任职河南能源董事长。在梁铁山看来,企业发展锚定两大主业最佳,主业超过三个就很难维系。而当时的河南能源全面开花,产业布局涉及能源、化工、有色金属、装备制造、房地产等多个领域,项目分散在全国各地,其中河南全省18个地市就涉及17个。

  “化工产业需要集聚发展,走循环发展、链式发展之路。一个工厂排出的气体就是附近其他工厂的原料,这样运输成本低,经济效益才能实现最大化。”梁铁山说,为此,河南能源围绕建设全省能源保供主平台的新定位,聚焦煤炭、化工新材料两大主业,全面剥离非主营业务和低效无效资产。

  针对两大主业,煤炭产业“稳住河南、发展西部”,省内重点推动新旧产能置换,加强智能化改造;省外加快抢滩布局,开拓新疆、内蒙古等区域资源。化工产业“东引西进”,沿着一条由基础化工原料向化工新材料领域延伸的主线,做优做强生物可降解塑料、特种聚酯、聚氨酯弹性体和高端电子化学产品四大新材料,与鹤壁、濮阳、三门峡等地共同招商,面向东部沿海地区引进高端化工企业,推动延链补链强链;同时,省内重点发展濮阳、义马、永城、鹤壁四大园区,将不具成本优势的乙二醇、甲醇等装置“西进”新疆等地,依托当地资源,合作建设煤制气、煤制烯烃等下游转化项目。

  梁铁山表示,重塑是产业结构“瘦身健体”的过程,也是优化治理模式以及选用机制的过程。在治理模式上,河南能源全面实施总部机构改革,将总部职能部室及其他机构由28个精简到17个;通过关停长期扭亏无望的企业等手段,将法人户数从500多户压减到364户;厘清党委会、董事会、经理层等各治理主体权责边界,印发董事会向经理层授权清单,制定“煤十条”“化工十六条”授权放权举措,全面下放资金、销售、人事等六大类权限;引入美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瑞柏新材料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以混促转”,236户存量混改企业提质,混改比例达64.8%。

  在选用人机制方面,河南能源探索完善“三推一考”办法与市场化选人用人相结合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推进各级经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1009名;咬定每年精减冗员1万人目标,优化人力资源结构和劳动组织,人均工效提升9.9%;2021年以来,实施企业间“共享用工”3.16万人次,直接创收1.59亿元。

  化险:扛起企业责任实施化债“组合拳”

  债务危机下选择“躺平”还是“雄起”?河南能源将债务风险化解作为落实“六稳六保”的必然要求和底线工程,坚决防止债务风险扩散、失控。

  河南能源拥有2700多亿元资产和近2000亿元存量有息债务,如此体量企业的化险处置鲜有成功经验可供借鉴。在梁铁山看来,坚持规范运作,把市场化、法治化作为处置难题的基本原则是核心。河南能源扛起债务化解责任实施的是一套“组合拳”。

  一是突出信用修复,降低违约影响。省领导带队走访金融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为河南能源取得理解和支持。获得70亿元河南省企信保基金专项用于刚性兑付。获得河南省农信联社三年内不低于150亿元授信支持,已有27.13亿元成功落地。

  二是突出有诺必践,有序偿还债务。成功召开新一届债权人委员会,充分争取债券投资人理解,以支付50%、展期50%方式达成展期方案,完成债券展期及兑付56笔,偿还本息341亿元。完成75家债权机构1096亿元利率调整及债务延期,占可调整存量债务总额的99%。

  三是突出深挖内潜,做好增收节支。分类分批处置“两非两资”,转让鹤壁等地宾馆、技校,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累计处置项目75个,回笼资金248.15亿元。强力压减“两金”占用,2021年4月以来,长期应收款下降12.86亿元,存货减少40.91亿元,纳入河南省政府国资委考核的36家亏损企业全部实现扭亏。争取到增值税留抵退税等政策红利16.9亿元。

  梁铁山表示,“永煤事件”是河南能源资产负债结构不合理的一个缩影。河南能源在黄金时期以大规模发债方式融资扩建项目,短贷长用现象突出,债务风险不断积聚,一旦爆发,难以承受不利的外部环境影响。

  目前,河南能源债务风险化解工作已取得显著成效,并以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为契机,推进风险化解和风险防控双结合、双同步,不断完善债务风险管控体系,逐步建立防控债务风险长效机制。

  重生:安全高效绿色创新发展“天地宽”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临近收官,但是能源国企改革之路任重道远。梁铁山认为,能源企业必须要走安全高效、绿色发展之路。

  聚焦两大主业,河南能源煤炭产业智能化水平显著提升,建成一级智能化示范煤矿8对,智能化采掘工作面90个,工作面平均单产提高8.9%;化工产业实现高位嫁接,依托四大园区与16家央企、知名民企合作,确定30个参股合作项目,引入总投资546亿元,打造全国最大的生物降解材料基地、功能新材料基地。

  截至目前,河南能源已全部完成国家层面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中规定必须完成的40项重点改革任务、公司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中的164项具体任务。梁铁山表示,通过实施改革行动,河南能源“三个成效”,包括在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和母子公司监管体制上取得明显成效、在产业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上取得明显成效、在提高国有企业活力和效率上取得明显成效,更加显著;“五种能力”,包括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更加坚实。

  河南能源的生产经营、诚信建设也得到信用评价机构的高度认可。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最新发布的2022年第二批企业信用评价结果显示,河南能源获评AAA级信用企业,这是近3年来企业在信用评价方面取得的突破,对下一步化解掣肘发展最突出的融资困境具有积极意义。

  回顾河南能源依托改革脱困、化险、重生的实践经历,梁铁山强调,改革必须要下真功夫,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发展,都必须遵循市场经济和企业发展规律。

  面对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的未来重任,梁铁山表示,河南能源要推进高质量发展,让发展成果惠及每个职工,扎实推进共同富裕,要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第一动力,聚焦煤炭和化工新材料两大主业,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开辟煤炭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能源发展新动能新优势,推动传统能源向新能源转型、基础化工产品向生物可降解材料和高端功能性新材料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