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产业体系官方网站 >

河南能源:改革重生

2022-11-07 来源:《河南日报》

  11月2日,《河南日报》头版推出长篇通讯《河南能源:改革重生》。文章对公司在鲜有成功经验的前提下绝地求生,用好改革关键一招,闯出一条化险脱困之路进行了深入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随后,《人民日报》、《国资报告》等权威媒体和期刊进行了转载。据了解,国务院国资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在全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简报(2022年第56期)中推介公司改革重生经验,对公司取得的成效予以肯定。

  翻开河南能源今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报表,关键指标数据飘红,特别是净利润一项,同比增长195%,经济效益达到近10年最好水平。用好改革关键一招,牢牢把握大宗原材料行业上行周期,河南能源集全省之力闯出一条化险脱困之路。

  作为全省规模最大的市场主体,河南能源一度深陷债务风险泥潭,在鲜有成功经验的前提下绝地求生,以时间换空间的魄力与胆识、用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

  扛得住挺过来活得好,便是重生。党的二十大代表,河南省政府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河南能源党委书记李涛回到工作岗位后,第一时间传达大会精神,带领干部职工继续奋斗,以企业高质量发展新成效为现代化河南建设作出新贡献。

  信念——大道直行开路先锋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河南能源受周期性、体制性、行为性因素相互叠加影响,深陷债务危机泥潭,资金链条几近断裂,融资能力基本丧失。这在省管企业历史上从未有过,引起了政府和市场的高度关注。

  “黑天鹅”事件,来得有些猝不及防。信用急转直下、债主登门围堵、续发债券停滞……资产负债率高达81.53%,其中有息负债占九成。河南能源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风险和始料未及的挑战,绝非凭一己之力,就能化险为夷。

  债券到期,一笔接着一笔,对于河南能源来说,每一天都很重要;

  现金兑付,一环扣着一环,对于河南能源而言,每一步都很艰难。

  河南省委、省政府没有犹豫,从讲政治的高度迎难而上,明确“不引爆、不刺破、渐进式、软着陆”的原则,不断提高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水平,集中力量推动河南能源改革重生。

  道阻且长,不行不至。河南能源有2700多亿元资产,牵涉16万名职工、上下游产业2万家供应商的生计,还连带30家银行、51家非银机构的债权安全和河南金融秩序的稳定,一旦走上破产清算程序,将引发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必须以河南一域之稳定为全国大局之稳定尽责任、作贡献。

  开路先锋,不为不成。河南能源大而全的业务结构、高度统一的管控模式,阻碍企业发展,脱胎换骨的改革成为唯一出路。国企“一张椅子坐穿”“论资排辈”“大家同吃一锅饭”等“老毛病”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如何实现“表里兼治”,既解决债务问题又解决结构问题,率先走出一条高质量发展的路子,考验推进改革者的勇气和智慧。

  只要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

  2021年4月,河南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河南能源化工改革重生方案》,全力支持企业走出困境。

  2021年6月,河南省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强调更好地防范化解债务风险。

  目标定则方向明,方向明则干劲足。根据改革重生总方案和稳生产稳岗位稳人心、深化改革转型升级、债务风险化解、专项审计调查、妥善处置维稳风险等“1+5+N”方案体系,从省政府常务会议到省政府国资委党委会会议、河南能源董事会会议,一项项举措标定在改革重生时间表上。

  化险——资本市场正和博弈

  如何抓住大宗原材料行业上行周期,平衡各方诉求,拿出风险化解方案?最佳结果是避免零和博弈,追求正和博弈,通过利益兼顾实现共赢。这一切的前提,需要上下同欲、条块结合,各领域各环节的改革措施有机衔接、有效贯通、有序联动。

  开跑“接力赛”,政府纾困,企业自救。

  “看得见的手”信誉背书,赴京走访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和多家金融机构总部,表明河南支持河南能源改革重生的态度和决心,取得理解和支持;省高院积极协调最高人民法院指定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河南能源涉诉司法案件集中管辖,防止不同属地的法院争相采取保全、执行强制措施。省高院有关同志介绍,此举有利于保护企业核心资产,稳定职工就业和正常生产经营,防止债务风险蔓延和外溢。

  “看不见的手”奔走腾挪,非核心资产能卖则卖,盘活处置宾馆、职业技术学院等非主业资产,退出多元化投资股权,回笼资金快速还账。

  使用“灭火器”,债市兑付,股市保壳。资本市场的放大效应,关乎财富也关乎风险。

  债券风险爆发后,河南能源信用评级从3A降至2B,“发新债还旧债”的路子走不通。

  偏偏按下葫芦浮起瓢,新问题不断浮出。回想起A股上市公司“大有能源”保壳战,省政府国资委原二级巡视员、河南能源改革脱困工作组副组长秦岭至今仍觉得“惊心动魄”。债券风险尚未消除,河南能源义马煤业公司因流动资金拆借,占用大有能源资金,未能保证上市公司独立性,系大股东违规行为。“倘若大有能源退市,遭遇股债‘双杀’打击,河南能源可能再无翻身之力。”秦岭说。

  除了找钱,别无出路。必须在中国证监会监管规定期限内和允许方式下,连本带息全部归还。

  打开“工具箱”,行业授信,地方增信。

  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和河南银保监局共同设计债务风险化解方案,将金融机构到期和未到期的债务重新安排;河南证监局推动企业与120余家债券投资者依法开展谈判,争取剩余50%本金展期并豁免违约;河南银保监局牵头召开河南能源新一届债权人会议,引导75家金融机构借款展期、降息、债转股,执行债委会决议的债权比例高达97.34%。“河南干好这件事,态度、工作、决心都有,就差一张赞成票。”河南银保监局副局长马超逐一拨通债权人电话,推心置腹地解释和争取。

  金融监管部门稳定债务,地方行政部门也在争取资金。

  省政府发起总规模300亿元的省企信保基金,25家省管企业共建“资金池”,协调70亿元专项资金及省属法人银行中原银行配投,支持河南能源等用于债券兑付;省政府国资委批准豫资控股牵头组建中豫信用增进公司,为河南能源等信用加砝码。

  创新——解决问题创造财富

  从外部市场赚钱,从内部管理省钱。对于尚有存量债务的河南能源而言,创新就是解决问题创造财富,通过扩大有效投资与持续降本增效,平衡资产与负债的比值,降低企业债务风险。

  ——有限的资金投到最具效益的地方。

  即便在企业“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时候,也是持续朝着“城墙口”冲锋,坚持做精做强煤炭产业和高位嫁接化工产业,实现产业结构从传统能源向新能源、从原材料向新型材料的换道领跑。

  煤炭,端稳“工业粮食”饭碗,稳住省内存量,发展西部增量。

  经过连续多年开采,河南能源省内接续煤炭资源多在千米以下,开采安全风险高,投资收益低,原煤生产转移是大势所趋。“采煤到资源最丰富的地方去开采,新疆、内蒙古将成为企业的战略转移承载地和利润增长极。”河南能源副总经理贾明魁说。

  省内加强现有矿井升级改造,压减低效无效产能的同时,也在积极谋求向清洁能源转型,朝着“风光无限”进发。

  化工,提升“初级产品”价值,链条“进退补转”,布局“东引西进”。

  西部有资源供给,东部有市场需求,河南能源将原先省内9个化工园区缩减成4个,将不具备原料成本优势的甲醇、乙二醇等基础化工装置搬迁到新疆,并引进上海丹通、瑞柏新材料等高端化工企业合作生产可降解和低碳材料,连接东西部消费纽带。“化工放在煤炭多的地方转化,有利于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拥有更多市场话语权。”河南能源副总经理段志广说。

  ——最好的资源用在最有潜力的地方。

  无论是技术创新,还是商业模式创新,河南能源敢于“抢早”,将潜在需求转化为现实供给,创造更多利润。

  早走一步,攻克“卡脖子”技术。催化剂相当于化工产品的“芯片”,上游企业“任性”涨价,导致成本难以控制,造成产销价格倒挂的窘状。

  历经8年时间、超万次反复实验,河南能源研究总院科研团队攻克发达国家垄断30年的技术关隘,自主研制新一代乙二醇催化剂及所需生产装置,并在企业内部实现成套国产化替代,使得国际市场同类产品价格降低70%。“‘卡脖子’气不顺,咱不蒸馒头得争口气。”研究院院长蒋元力说。

  快走一步,开启平台化模式。

  河南是全国重要的能源原材料生产地和输出地,但还缺少与市场地位相匹配的能源交易市场和定价中心。

  利用产业和区位双重优势搭建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吸引上下游交易商参与,掌握现货定价话语权,每天有近万单生意成交,运行两年成交金额超360亿元。“下一步,还将纳入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打造河南省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河南能源国贸党委书记、董事长程东全说。

  变革——以人为本重塑企业

  近日,有家北京的投资公司再访河南能源,洽谈业务后吃惊地说道:“大家的精气神跟两年前不一样,原来拖了半年的事情,两三天就给办妥了。”这家企业的干部职工也说,相比于以前“怨天怨地”的心态,更喜欢这种“有干劲”的状态。“改革的关键在于人,以责任唤醒信心,以转制推动转型,以诚信赢得信任,一起创造重生奇迹。”李涛说。

  根上改,树牢改革思维。

  债务风险发生前,安全欠账多,职工工资停发,企业已接近生存压力极限。不少干部带头“躺平”,这种思想咋能行?

  眼前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提振“精气神”,牢牢树立“安全是第一责任,职工是第一牵挂,发展是第一要务,创新是第一动力”的理念。每个月资金到位,首先保证职工工资正常发放,再偿还债券和贷款。“职工的心气儿降到了冰点,咱要把人心暖起来。”河南能源董事长梁铁山说。

  制上破,激活改革动能。

  重塑思想观念撬动改革破冰,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动真碰硬的关键是“强筋健骨”,调整组织结构和产业结构,充分调动发挥职工积极性和创造性,让每个职工与企业“利益攸关”。

  组织结构去“中心化”,制定“煤炭十条”“化工十六条”等授权放权举措,全面下放“人财物产供销”权限;产业结构先“研”后“发”,打造“一院四中心”科技创新体系,架起实验室与生产线之间的桥梁。

  治上立,形成改革合力。

  改革重生事关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事关平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事关河南经济大盘稳固。这场改革中,每个参与者“血脉相通”,要共同把全面深化改革这篇大文章写好。

  省政府国资委牵头改革,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和河南银保监局牵头化险,省财政厅募资基金,河南证监局推动上市公司和券商债券展期,河南银保监局促进金融机构债委会达成协议。“自身风险化解的关键通常在于如何帮助别人化解风险。”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诺金说。

  逆境时,懂得应对挑战,向改革要动力;

  顺境时,更要居安思危,向创新要潜力。

  这家昔日的世界500强企业,正阔步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向着创建一流企业的目标进发。

  不经历危机,怎么能重生?